◆第二章‧吸血鬼

二、史東的遺物 

  天使?
  奧蘭比亞對於史東如此形容他感到很詫異。
  『我不信神,自然也不信神的信差──天使。』這是史東說過的話。
  這也難怪了,你要一個人生正值最豐富的時刻,卻在一夕之間失去了妻子與兩孩子的男人,還怎麼去相信神?
  如果親人死於意外、病痛,人們都可以安慰自己,相信親人們被上帝召喚了、到神的身邊去。人生的功課不管好壞,到了這個階段都已經算是完成,從此不必再於人世受苦,情感上也不至於那麼難以接受。
  相較之下,若一個人親眼目睹妻子與兩孩子死於妖魔鬼怪之手,而與之相對的神卻不聞不問,如此,還有什麼理由能說服自己相信神的存在?
  所以……史東以一個他所不相信的存在來形容他?這代表著什麼意思?
  人的語言不像意念那樣,語言並沒有的詛咒的力量,但逝去的史東,卻留下一個模糊、彷彿在他身上烙下痕跡的字句。
  哈德神父彷彿知道奧蘭比亞此刻的心思,拍拍奧蘭比亞那略顯單薄的肩,微笑著說:
  『即使他失去信仰,但天使仍舊是他心中最美的事物。奧蘭比亞,你一定要相信這一點!』
  略微低著頭,奧蘭比亞並沒有說話,哈德神父示意要他站到桌前。桌上放著巫醫傑米帶來的皮箱子,裡頭又有幾個大小不一的木箱,幾本非常古老的書。
  奧蘭比亞看得出來那曾經是史東的所有物。
  『這些都是史東留給你的東西,奧蘭比亞。』
  箱子裡頭有著一本皮雕附扣子的皮製活頁筆記本,扣子早已經掉了。
  上一次看見這個筆記本的時候,史東還活著。奧蘭比亞閉上眼睛,將筆記本放到桌上,打開另一個木盒,裡頭放著一柄古董手槍,還有弓的殘片。
  當巫醫傑米好奇地拿起弓的殘片在欣賞時,奧蘭比亞自箱子裡頭拿起最後一件東西。
  那是一個長型木盒,包在一塊陳舊的絨布裡頭。
  『啊!那個……』
  哈德神父不由自主地喊了一聲,表情隨之一變。巫醫傑米也抬起頭轉移視線,看著奧蘭比亞手上的東西。他也說:
  『喔……不敢相信!史東這傢伙真的找到了!』
  奧蘭比亞沒有立即打開盒子,因為自那盒子裡頭,綿延不絕地奔流著他所無法形容的強大力量,透過他的手流貫他的意識,彷彿燒遍他的全身。
  盒子一開,一道光降臨了這一處,那光非現實之光,乃是降落於他們的眼中、意識、靈魂深處的光。
  盒子裡頭的,是一片長而匪夷所思的白色羽毛。
  哈德神父與巫醫傑米似乎都知道那是『什麼』,表情盡是驚訝、喜悅,彷彿親眼目睹了神話中的事物一般。
  艾里神父則一臉茫然。
  奧蘭比亞沒有說話,也沒有去碰觸那一羽彷彿在下一秒即會溶於空氣中的半透明羽毛。
  『我終於知道那段時間為什麼會有魔物一直來侵擾史東了。』巫醫傑米突然開口。
  奧蘭比亞詫異,手上拿的彷彿不是木盒而是燒紅的木炭。
  傑米坐下,嘆一口氣說:
  『史東獨來獨往慣了,完全不求助,但你知道狩獵者最大的悲哀是什麼?』
  奧蘭比亞默然,他說不出口。傑米說:
  『就算年輕時再勇猛、迅捷,終究抵不過歲月的摧殘,人老了,思考或許更為老成,但是眼花了、行動遲鈍了,力氣也大不如前。過去有很多狩獵者,都是在晚年時死於魔物的埋伏,史東不會不知道這一點的,但不知道什麼原因,那時我去看他,發現他連所羅門結界都徹掉了!』
  『史東徹掉所羅門結界?』奧蘭比亞不敢置信。
  對於力量來自信仰的聖物,史東一律不用,因為他知道自己在內心已經對那些信仰產生懷疑,那些東西的守護力量對他而言是極有限的。
  但,有些古老的符號、聲符,力量則是來自這個大地、大自然,他只用那些東西。
  所羅門結界就是這些大地符號之一,並且,威力強大可靠。
  『嗯!在我的感覺,他根本是故意引些什麼東西去的。』
  傑米思忖,又說:
  『但是,史東似乎來不及部署完成,那些東西就找上門了。以他如此有經驗的獵魔人,是不可能犯下這種錯誤的!』
  『那些找上門的魔物,都解決了嗎?』
  面對奧蘭比亞的問話,傑米睜著那黑白分明的雙眼,回視他眼前悲傷、年輕的孩子,須臾才說:
  『不,或許還有逃走的。不過我與史東都盡力了,史東付出了最大的代價,而我的腳也廢掉了……』
  『那麼……那些魔物可能會再來。』
  放下盒子,奧蘭比亞說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

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