◆第一章‧勳爵府

四、如影隨行的陰影

  『抱歉,公子,我覺得有點累,我想借用浴室,可以嗎?』
  『啊啊!是!當然可以。可是……剛才你對哈德神父說不會累……?』
  是錯估情況嗎?看起來又不像?果然,奧蘭比亞說:
  『不這麼說,哈德神父怎會讓我現在就處理呢?他人太慈愛了。其實,連著幾日開長途車真的頗累的……』
  奧蘭比亞攤攤手,蹣跚地走向一樓,透露出些許微弱的崩潰。
  加斯塔在這時才發現他的外套右手臂有道很長的裂縫,幾滴殷紅的血低落在光潔的地板上。
  『啊啊!你……你受傷了?』加斯塔抓住他的手臂大叫,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如此慌亂。
  『驅魔,總是有風險的。』奧蘭比亞頭也沒回,簡單地說。
  到了樓下,哈德神父覺得今夜不能讓奧蘭比亞開車了,他看起來真的頗累的。
  『你還說這事處理起來不累?』
  神父那充滿關懷的責備,奧蘭比亞僅是低頭微笑,沒有回答。安卡森勳爵建議,大家不妨在勳爵府住一夜,好好休息。
  在勳爵府裡的所有人都感覺到,之前那股充滿於空氣中的緊繃、壓迫、晦暗氣息全都消失了,以至於所有的人突然之間都覺得神清氣爽,甚至有人想要高歌一曲……
  那樣的感覺說起來非常誇張,但卻是千真萬確!
  所有的僕役都莫名興奮,準備著客人需要的必須品,還有宵夜與點心,超過了勞動時間卻還在做事情,卻沒有人出聲抱怨。
  勳爵要管家安排大家的寢室,便要加斯塔帶著奧蘭比亞到他指定的客房去。
  那是一間非常漂亮的豪華套房,設有起居室、小餐廳、衛浴,還有雙人床。
  進了房間,他將黑貓放在床上,脫了鞋子,拿了睡袍便往浴室走去。
  加斯塔還沒來得及道晚安,正在想是直接回自己房間,還是等奧蘭比亞自浴室走出來再道晚安?
  正當他決定要走出這間客房時,卻聽見浴室裡頭傳出叫喚聲。
  『公子。』
  加斯塔聞聲,調轉回頭,走到浴室發現浴室門沒關。
  奧蘭比亞的衣服褲子已經全都脫下來,放在復古式的大浴缸上,他全身赤裸地站在角落處那個現代化的淋浴設備裡頭。
  顯然他不準備泡澡?
  或許這是個明智的選擇,因為看他隨時都有可能睡著,加斯塔真擔心他會淹死在浴缸裡。他走到奧蘭比亞身後,問:
  『嗯?怎麼了?』
  『你們的水龍頭設計有點玄妙?我開不出水來。』
  『喔!那是一流設計師所設計的喔!跟一般水龍頭不太一樣沒錯啦,還有SPA的功能……』
  加斯塔走過去,奧蘭比亞依然背著他面向牆上的水龍頭,只在加斯塔靠近時,微微側過頭等著他來搞定這個開關。
  其實,加斯塔頗為尷尬,也感覺自己不爭氣地臉紅起來──
  他在心底臭罵自己,臉紅個什麼勁啊?
  而且,他的視線完全不敢面對奧蘭比亞,低著頭如做錯事般地示範著怎麼使用他家特別的水龍頭與蓮蓬頭。
  雖然眼尾餘光免不了瞥見那白皙美麗的身體,但這時候也只好用盡自制力,要自己冷靜了。
  自己試了幾次,奧蘭比亞確定會使用了,才跟加斯塔道謝,說:
  『謝謝,公子。』
  『不客氣,還有,你還是叫我加斯塔吧!手上的傷口會痛嗎?』
  『還好。』
  『等會兒需要我幫忙包紮嗎?』
  奧蘭比亞旋開水,開始洗頭,沒有回答,加斯塔猜想有可能因為水聲而沒有聽見後面那一句。
  雖然對方也沒有請他出去,但是,人家在洗澡,自己不應該待在這裡欣賞吧?
  在幫奧蘭比亞將關上淋浴間的拉門時,他瞥見了驅魔師那略嫌單薄的背上有著淡淡的圖騰。
  他的長金髮因為溫水的濕潤而緊緊貼在背上,順著水流分開、匯集……
  關上門,加斯塔退出浴室。想著那個在水蒸汽中若隱若現的圖騰──很像是一對翅膀啊……

  隨便地淋浴,奧蘭比亞只用了約八分鐘的時間。
  清洗了那道不小卻不太深的傷口,他用毛巾包起仍滲著血水的手臂,披上浴袍,走出浴室。
  黑貓小曼見他出來,跑過來在他的腳邊磨蹭著。
  坐到床上,直接躺到那舒適的大床上去,閉上了眼睛。
  每一次處理完這類的事,全身的力量好樣被抽光了似地,疲倦來得如此劇烈、出乎意料。
  意識沉澱。
  長久以來,他竭盡所有力量,想要毀掉過去所有的夢境餘燼,偶爾,他辦到了,卻在另一段時間開始走動之後發現,夢境的顏色比以前更加濃郁。
  那是墓碑,記錄著已死的、卻曾經活過的過去。
  床頭有著散發著淡淡薰衣草香味的芳香小花臺、更衣間似乎有座鐘,滴答、滴答地對他宣告時間的流動。
  他聽見小曼的腳無聲地行走在地毯上,還有……
  一陣輕輕的敲門聲響起,奧蘭比亞猛然醒來,睜開眼睛,象徵性地朝著他看不見的門那個方向說:
  『請進。』
  加斯塔自門外推了一個小餐車進來,拐個轉角,來到臥室,說:
  『啊!你在休息了嗎?真抱歉。還想趁你在洗澡時,將點心與飲料放著,你洗畢若有需要,可以自己用的。』
  奧蘭比亞坐起身,微微地牽起嘴角──
  加斯塔心想,這年輕人或許從來都未曾大笑過吧?他也很難想像奧蘭比亞大笑的樣子,但……微笑,總讓人感覺刻意、拘謹,眼前的這個人,是個將情緒藏得很深的人啊!
  『沒想到勳爵家禮數如此周到,還要公子招待客人。』
  他不是在取笑,只不過是試著輕鬆些,加斯塔訝然於自己了解這一點。他將餐車推過來,笑著說:
  『你不只是客人,你也是我們的救命恩人。爸爸他在陪神父聊天,一會兒他們應該會就寢了,他吩咐我送點食物過來,也叮嚀我不可以打擾太久,其實我看得出來,他也很想過來跟你說話……』
  『謝謝,我的確有可能在半夜會想要吃點東西。』
  餐車上,五個銀碟都蓋著造型優美的銀製蓋子,還有幾種飲料與葡萄紅酒。加斯塔將飲料放入小餐廳那座小冰箱。
  『我可以叫你奧蘭比亞嗎?或者……你比我年長,我該用敬語?』
  『叫我奧蘭比亞吧!』
  『好。』加斯塔看起來很高興,說:
  『那我不打擾你了,奧蘭比亞,你快休息吧!明天幾點叫你比較好?你會起來吃早餐嗎?電鈴在床頭,有事可以找管家。』
  『嗯,謝謝。那……晚安。加斯塔。』
  年輕的勳爵公子,一直到退出房門,心跳持續地處在混亂的狀況。
  奧蘭比亞沒有換衣服,他直接穿著浴袍倒頭就睡。

  第二天,在安卡森勳爵一家人的送行之下,哈德神父與艾里神父搭著奧蘭比亞的車,一起回教會去了。
  加斯塔成功地(?)得到奧蘭比亞的行動電話號碼,趁他來到本市渡假的這段時間,還有機會去教會拜訪他。
  路上,奧蘭比亞熟稔地操控方向盤,一邊閒聊著。哈德神父坐在副駕駛座,艾里神父和小曼在後座。
  『此次前來拜訪,主要還是為了史東的事。』停頓俄頃,奧蘭比亞又說:
  『我要調查史東的死因。』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

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