◆第一章‧勳爵府


三、龍

  加斯塔正待說些慌張、抱怨的話,然而,一個日後他會感激免於讓自己說出愚蠢話的異象,倏忽地出現在眼前──
  彷彿另一個空間自別處移轉過來一般,琴房的半邊掩上了一座嶙峋的岩壁。
  奧蘭比亞未等幻象完成塑形,自口袋中抓出七、八顆水晶珠子,往白色鋼琴方向的地面擲去。
  在剛剛的閒聊與搜索中,他完成了初步的探勘,這當然也有引動異象的危險性,不過,他早已經準備好了因應的措施。
  那些水晶珠往前彈跳數起,旋又在一個範圍之內迴旋回來,往一個定點內縮,最後,繞成一個圓,停住。
  強制入侵的幻象就這麼定在這個階段,尚未完全取代這個空間。
  『這是什麼?』
  加斯塔大叫。大概沒有人看見自家有一半如陷入幻覺般的異地,還能夠保持冷靜的吧?
  水晶珠所環繞的點,自地板向上紛湧出紫灰色的氣泡,如海裡的海流那般的透著奇異的光。
  空間中傳來巨大的聲響,說不出是什麼聲音,加斯塔只覺得頭暈、耳朵鼓膜極度不適。
  看了一眼奧蘭比亞,除了詭譎的氣流翻旋起他的金色長髮令他有些難以控制之外,似乎看不出他對這異象有任何的困擾。
  巨大的空間裡有著苔蘚覆蓋的岩礁,一邊卻是加斯塔熟悉的琴房與鋼琴。
  那岩礁岐轍無比,背後是一抹晴空。
  想要看見這般景象,得開一天一夜的車到海邊、並且要是白天才見得到,如今,卻突兀地免費出現在此時、此地……
  以往從未見識靈異現象的加斯塔,現在也只能目瞪口呆了。
  奧蘭比亞的小黑貓呲牙裂嘴地朝著異象咆哮,一邊在水晶珠環繞的圓外頭走來走去。牠聰明得很,不想越雷池一步。
  加斯塔緊緊矇住耳朵,想像這樣可以減輕施加在腦部的重壓。
  『仲裁者……』
  異象中心隱約出現了一個形體,那透過腦髓所發出來的言語,加斯塔願意賭上那架鋼琴證明,那絕非這個世間的任何一種語言!
  然而……他卻聽得懂?怪事啊!
  『汝代表何方?為何困吾於此……』
  奧蘭比亞沒有說話,緩緩而優雅地朝前走去,一直到發聲者的面前。
  此刻,發聲者的形象已經逐漸明確,但它的法界似乎被隔絕在水晶珠的範圍之內,無法再向四周擴展。
  加斯塔覺得,自己的所有理性與科學的根柢好像快要崩解了,因為,現在出現在他的琴房裡頭的,是一頭巨大的獸──
  或說是龍吧?
  即刻地,早就被他埋在書櫃最下層的聖經與內容情節,一時之間全躍入了腦中,不自覺喃喃自語道:
  『……撒旦啊……』
  奧蘭比亞微微偏著頭,朝他遞來一道難以解讀的凝視,說:
  『這不是你所認知的撒旦,只是一個異度空間的生靈。』
  『仲裁者……』
  龍呵出了狂暴的氣息,加斯塔沒有嗅到認知裡頭會有的腐臭味,卻覺得身上每一個毛細孔全恍若針戳刺一般痛苦。
  『汝將吾困於此,所為何來?』
  奧蘭比亞不為所動,揚起手來做了個沒有意義的手勢,卻不回話。
  加斯塔忍住渾身不舒服,雙手仍舊緊捧著頭,說:
  『喂!牠在跟你說話耶!』
  『我知道,但是這階段說什麼也沒有用。』
  『你不是說若能用溝通解決,所有的驅魔師都會選擇溝通?』
  『沒錯,不過,它出現在這裡,已經不是想要溝通了。它跟我說話,是因為它被我束縛了。』
  加斯塔正在狐疑,巨獸卻已經按捺不住。
  牠自鼻子、長滿獠牙的巨口旋出一道強大氣流,牠的形象突然地扭曲,肌理與青綠色的鱗片相互猛烈推擠再舒張,此舉令牠自己血肉模糊、狼狽不堪。
  然後,大出加斯塔意料,那暗紅色的龍血一脫離了獸自己的身體,便化為火燄與岩漿,朝四周激射而出。
  加斯塔慌張地大叫,雖然覺得自己愚蠢,卻控制不了。
  知道加斯塔的精神有可能撐不下去了,奧蘭比亞頷首,說:
  『公子,請往門邊移動,你可以關心這邊的狀況,但不要直視龍的眼睛。』
  『為什麼不要看牠的眼睛?我……』
  這無疑是在告訴一個人注意到他沒有注意的地方。一聽見『眼睛』,加斯塔無意識地將視線調至龍的巨首上頭。
  瞬間,那對琥珀色的雙目擄獲了加斯塔,往昔不曾有的記憶,排山倒海地湧入他的思緒裡頭。這道意識的侵入霸道、蠻橫,並且毫無商量的餘地。
  加斯塔經歷了許多事──飛翔、噬火、轟爆山頭,還包括伸展雙翅於星海中飛行。
  ──來,來到我面前。
  原本已經站在門邊的加斯塔緩緩地移動腳步,朝著幻象走去。
  ──對,來。
  他無法抗拒龍,雖然他很想掙脫意識的控制,也明知道向前走去的話,死亡是唯一的結局,但他停不下來,也不是非常確定自己要掙脫這個箝制。
  小黑貓在他的腳下繞來繞去,張大了嘴怒吼威脅卻如無聲電影一般,不管小黑貓怎麼擋,都阻止不了他走向前。
  『公子,加斯塔!』
  呼喚他的聲音突破了轟然巨響,鑽入他的耳裡。他停住了右腳,左腳卻仍向前移動,無法平衡的衝突使得他的動作看起來詭異可笑。
  『過來,到我身邊。』
  奧蘭比亞的聲音平穩地傳至他的意識中,加斯塔轉動頸部,發現箝制他的力量減緩了一半。他猛然轉身,雙腳卻仍定在地上,彷彿不是他自己的腳一般。
  小黑貓突然撲上他的小腿,開口就狠咬一口。雖然他穿著長褲,卻仍舊知道貓的牙齒有多利。
  『哇啊!』
  他哀叫了一聲,拔腿閃躲,這才發現箝制他的力量消失了。
  正想要往奧蘭比亞身邊移動,驅魔師卻早一步衝過來將他伏倒,躲過了一道突如其來的火燄。
  火燄未能襲擊到他們,卻打在那架價值不斐的白色鋼琴。
  忍受著肩膀因撞擊產生的痛楚,加斯塔聽見了龍那震耳欲聾的怒吼聲,龍血溢流整個地面,奧蘭比亞的防衛能夠困住巨獸的身體,卻阻止不了血與火燄。
  『──吾不需要仲裁者!』
  巨獸猛然地衝撞著那道看不見的屏蔽,整座房子都跟著搖晃起來,奧蘭比亞自加斯塔身上爬起來,他再度伸出那修長而指節分明的手,比了一個加斯塔不知道的手勢。奧蘭比亞只好加上說明:
  『公子,我擔心這個巨響會引來其他人,這巨獸很危險,沒我的許可,任何人都不能靠近。』
  『好、好!我知道!』
  他忍受痛楚爬起身來,才跑到門口,卻發現安卡森勳爵與哈德神父、艾里神父,還有幾個僕役全都跑上二樓,朝這邊跑過來了。
  加斯塔趕緊站到門外,將門掩住,擋在門口。
  『加斯塔!怎麼回事?那驚人的聲響與震盪哪裡來的?』
  『發生什麼事?連地板都在晃了好大一下了!奧蘭比亞人呢?』
  眼見一群人邊發問邊衝過來,加斯塔伸手制止他們的接近,嘶吼道:
  『等一等!不能進去,驅魔師在處理了。』
  『加斯塔!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妳母親和妳妹都嚇壞了!』
  『父親,您還是去陪她們吧!裡面很危險,不能再靠近了……』
  哈德神父神情一陣驚慌,緊握拳頭說:
  『我不能讓我的小友一個人面對危險,公子,快讓我進去!』
  『抱歉!神父……』
  加斯塔完全理解哈德神父的心情,此刻他也萬分地想要進去瞧個究竟,但是他知道,讓大家進去,只是像剛才他自己的情況一樣,反而讓奧蘭比亞分心罷了。
  『奧蘭比亞吩咐,為了大家的安全,現在不能進去……』
  加斯塔根本已經想不起來自己與長輩在那邊僵持了多久的時間,混亂而恍惚之間,琴房裡頭傳出了聲音……
  『沒關係了,公子……』
  一聽見奧蘭比亞的聲音自裡頭傳來,加斯塔覺得自己似乎已經等了一個世紀那麼久,猛然回轉,衝第一個進去。
  原本佔據了半座琴房的幻象正在消退,衝進這房間的眾人皆目睹了此生都難以忘懷的景象──
  幻象朝著水晶珠圍起來的範疇緊縮,那個巨獸發出怒吼,被吸入緩緩消失的幻象中心,牠的血所炎起的熾燄也快速地往那個中心集中。
  『仲裁者……』
  『我不是仲裁者。』
  到此刻,奧蘭比亞方回應了龍的話。
  之前,他之所以不予回應,也是為了免除一切有可能與龍的意識連結的危險。
  『……汝為何人?』
  『我的名字不會告訴你。』
  當幻象完全自琴房消失之後,眾人好一段時間仍然無法恢復神智。
  夜又回到了這個房間,漂亮的水晶燈、擺設、花房與所有一切都毫髮無傷,唯有那一架白色鋼琴,如今只剩下一堆殘骸。
  除此之外,琴房並沒有其他的損失。
  奧蘭比亞轉身走向安卡森勳爵與哈德神父,跟他們說話,眾人此時才將視線自巨獸消失的地方調轉過來,愣愣地看著驅魔師。
  『抱歉,損毀了一架鋼琴。』
  『……這沒什麼……沒關係……』
  安卡森勳爵尚處於震撼之中,但也將奧蘭比亞的話聽進去了。
  『這個事件已經錯失了一次的談判,只好「交換」犧牲了這架鋼琴。』
  聽到此,加斯塔才想到,剛才進入琴房時,奧蘭比亞自己便去摸了鋼琴、彈了幾段曲子,難道有關係嗎?
  『交換?』
  『這個存在非常強大,要毫髮無傷地將它還原回去是不可能的,我做了妥協,將必然交換的毀滅能量連結到鋼琴上,若遭逢毀滅性的攻擊,它可以擋掉一劫。現在沒事了,那些侵擾、發生在府第裡的怪事都不會再發生了。』
  雖然依然聽不懂,但眾人也只好點點頭了。
  一架鋼琴算什麼?只要能恢復以往平靜的生活,要三架、四架,全都願意雙手奉上。
  加斯塔要父親趕緊去安撫母親和妹妹,省得她們在客廳著急,哈德神父與艾里神父則圍在奧蘭比亞身邊,不知道在說些什麼。
  轉頭看,小黑貓安靜地坐在那一圈水晶珠旁。
  加斯塔走過去,對著小黑貓說:
  『好傢伙,勇敢的傢伙,真有你的!謝謝你剛剛救了我啊!』
  他蹲下身去抱起貓,這才發現地上的水晶珠皆已破裂,在一道刮痕都看不見的地板上,顯得異常突兀。
  後來,奧蘭比亞不知道怎麼說服了哈德神父與艾里神父,他們一起走出琴房,加斯塔抱著小黑貓,也跟了出去。
  待哈德神父與艾里神父下了樓,奧蘭比亞站在那座巨大的古董鐘前,看著他們下樓。
  時間是十點三十五分。
  加斯塔發現,驅魔師不像剛到此地時那般神采奕奕,正詫異著,懷中的小黑貓跳了下去,走到奧蘭比亞腳邊摩蹭著。
  看著驅魔師低垂著那雙藍眼,金色長髮直順披散在深色外套上,加斯塔攤攤手,說:
  『現在我才知道,原來像你這樣的人才是驅魔師?』
  奧蘭比亞淡淡一笑,沒有回答。加斯塔又說:
  『我想,你大概沒有收服不了的妖魔鬼怪吧?』
  『不……』奧蘭比亞輕輕地否定,好一會才說:
  『公子對我,怎麼會有如此誇張的謬讚?這個世界,當然存在著我無法收服的東西──』
  比如說潛伏在他的範疇之內、一個如影子般的幻影。
  『喔?』
  那究竟是什麼,奧蘭比亞從來都未曾洞悉,只知道有個未知的存在,一直在他的周遭如影隨行。
  偶爾,他能看見羽翼般的黑影自他的視覺中留下倏忽殘像!
  偶爾,他能感覺到力量、壓迫。
  而且,他說不出那是善意或是邪惡?只知道那個存在非常輕而易舉即能影響他的一切情緒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

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