◆第一章‧勳爵府

一、起因

  這座大宅在夜色降臨之後,更顯氣派宏偉,金黃色的燈光安置於每一座華美的銅雕燈座,各自靜守在花園的各處。
  除了展現雄厚財力的風範之餘,也在在顯示出主人非凡的品味。
  然而,在初遷入時,每一日的訪客門庭若市,與如今的靜寂的門可羅雀形成強烈的對比。
  偌大的前庭除了自家的幾座豪華座車之外,只停著一輛外車。
  一家人與兩位客人集中在客廳議事,就連傭人與管家也都擠在暗處。
  雖說他們都習慣站在不易受到注意卻能夠隨時聽見主人召喚的地方,不過看起來似乎是所有的僕人都集中在一起了,沒有人停留在自己的崗位上做自己該做的事。
  客廳極具古典與現代的融合之美,想必所費不貲,皆是由第一流設計師所設計的。
  客人之一的哈德神父約五十歲上下,身體硬朗、神采奕奕,但此時他有點煩燥的在座位前走來走去。
  主人是一位勳爵,看起來只比神父年輕一點,但是由於不可解的事件令他眉頭深鎖,此時面容看起來愁雲慘霧,比實際年齡老上數歲。
  他的雙眼隨著眼前走來走去、一籌莫展的神父移動著,終於,他提出要求了:
  『哈德神父,驅魔祭的申請仍舊沒有通過嗎?』
  『勳爵!驅魔祭是不可能的,但有其他的方法。我有一位朋友這幾天要來拜訪我,他是位專門處理此類事件的專業人士。』
  不等神父說完,勳爵緊張地說:
  『神父,您也知道媒體的可怕,大眾將會拿這件事當成茶餘飯後的笑話,但是這將會對我們家族形成傷害,如果「櫻桃日報」……』
  『這個勳爵大可放心!我這位朋友絕對不會將這種事當成閒聊的話題!』
  『神父的朋友……也是位神父嗎?』勳爵問。
  『不。教庭有教庭的規矩,驅魔是要經過許可的,但他不是神父,不受教庭的限制。』
  『是嗎?──難道……他是位靈媒?』
  『不不不!他絕對不是靈媒。』
  站起身走到神父面前,極盡所能的誠懇,勳爵說:
  『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,神父,您這位朋友既不是神父,也非靈媒,他要怎麼幫助我們?』
  『放心,這個……』
  神父話還沒說完,他的手機響了起來,隨行的年輕神父艾里急忙自手上的外套口袋裡掏出手機,接起電話。
 『哈德神父,您的電話。』
  接過電話,勳爵一家人都注意到籠罩在神父臉上一整夜的陰霾都豁然開朗起來,眉心的緊繃鬆懈了下來。
  『啊……是,你到了啊?抱歉,我臨時有事不在家,不過我不確定你哪一天會到,不……有件事想請你幫忙,真的非常抱歉,今天已經晚了,你先休息一晚,明天再說吧!……啊?你要過來?可是……舟車勞頓……嗯……嗯……這樣嗎?好!我給你地址……是的,不是很遠,車程約一小時。真是非常抱歉……』
  在場的人都覺得奇怪,哈德神父是個雖然謙和卻又嚴厲的人,這是他們第一次聽見他以如此崇敬的口吻對一個人說話。
  收了線,哈德神父將電話交還給艾里神父,微笑著對勳爵說:
  『我的朋友約一小時後會到,雖然此事緊急,但是我原本希望他至少先休息一夜,明天再處理的。他遠從東部自己開車過來……』
  『請問神父,您的這位朋友到底是……』
  『驅魔師。安卡森勳爵。』
  神父微笑,彷彿此事已經解決了一般。
  『我的朋友是一位驅魔師,他不屬於任何教派,但是就連主教與教宗都承認他的能力。』
 
  一個半小時之後,一群人看見哈德神父所說的驅魔師,『瞠目結舌』也無法形容他們充滿驚愕與困惑的表情。
  自駕駛座下車的驅魔師有張天使般完美的臉孔,眾人翻遍記憶中最譽盛名的圖片,卻又找不到足以拿來描述此人的作品。
  許久之後,目瞪口呆的一群人才發現他手上抱著一隻黑貓。
  哈德神父率先走向前去,張開雙臂迎接他這位年輕的朋友,緊緊擁抱之後,神父還拍了拍年輕人的肩膀。
  『我的好友,你來啦,辛苦你啦!』
  『哈德神父,您看起來神采奕奕。剛好有件事要處理,路過此鎮,順便來看看您。』
  年輕的驅魔師身材意外地頎長,跟高大的哈德神父差不多高,也因此身材就顯得清臞了。
  敘舊得差不多了,哈德神父轉身向一群站在門口目瞪口呆的人說:
  『各位、安卡森勳爵,我來介紹一下,這位是我的小友奧蘭比亞。』
  奧蘭比亞?
  怎麼聽起來像是什麼運動會的名字?肯定不是來自什麼高貴的血統!
  一整晚都跟在父親身邊的勳爵公子加斯塔心裡有些鄙夷,連日來的恐怖體驗讓他情緒失去些許平衡。
  巧合的是,哈德神父接著說的話:
  『奧蘭比亞只是我這位小友屬於「驅魔師」的稱謂,並非他的真實姓名。不過……真名是驅魔師與獵魔人所屬的私人秘密,隱姓埋名也是這一行的行規,因此,所有的名字都只是代稱。詳情,在此我就不多提了。』
  所以,還真的是神秘兮兮的啊?獵魔人?這又是什麼東西?這個世界真的有做這種工作的人嗎?
  眾人,包括傭人們都擠在門口盯著這個奧蘭比亞,這些參雜著欣賞、審視、懷疑等複雜情緒的眼光,並沒有令他感到不適。
  奧蘭比亞帶著微笑,跟著哈德神父進入勳爵邸。
  加斯塔盯著他瞧,對方既沒有電視上的靈媒那樣裝腔作勢──一進到奇怪的房子,或碰到怪異的磁場,就一定會有的那些招牌驚竦表情;也加沒有對哪個角落東張西望唸唸有詞。在他眼裡,彷彿這座宅第是百貨公司一樣的普通。
  或許因為期待,也因為落差而失望。
  加斯塔原來還以為驅魔師是個留著落腮鬍的粗壯大漢,如今看起來不諱言還真是大出意外!這個長得像電影明星的年輕人,真的牢靠嗎?
  勳爵倒沒說什麼,既然是神父力薦的人,想必來頭不小,而他畢竟見過世面,知道以貌取人是多麼不可靠又危險的事,因此,以待客之道迎接客人。
  在客廳坐定,哈德神父開門見山就說了:
  『小友,你到來都還沒有休息,便要麻煩你處理這件事,真是不好意思。』
  『不會,神父不用客氣,不過……』
  喝了一口茶,奧蘭比亞似乎在聆聽什麼,這才笑著說:
  『不過?』這個但書令勳爵緊張了一下。
  『冒昧一問:不久前,勳爵請靈媒來看過?對吧?』
  奧蘭比亞的問話不僅哈德神父吃了一驚,勳爵也猛然一震。
  這年輕人才從門口進來,在這組豪華沙發上都還沒坐上五分鐘,就能得知他之前請過靈媒?何況,這件事他也沒有告訴神父。
  『勳爵,您請過靈媒來看過了?怎麼沒有先告訴我呢?』神父低聲地問。
  『這個……因為,我知道要求教會舉行驅魔祭是有困難的,所以……考慮的結果,決定請一位非常有名的靈媒來處理看看,沒想到……』
  『更嚴重?』
  奧蘭比亞的疑問也等於是答案,詢問,也只是想更確定他所知道的事。
  聽完勳爵的話,哈德神父趕緊說:
  『勳爵,我絕對不是責怪您找靈媒或找牧師甚至是喇嘛和尚,其實找誰都好,只要能夠解決我們想解決的事。』
  『是的……』勳爵點頭。
  神父盡可能誠懇地解釋:
  『只是,您還是應該先告訴我您之前做過哪些處理了,因為,這會影響接手之人的判斷!』
  『是、是……』
  奧蘭比亞放下茶杯,解除了已經尷尬緊繃許久的氣氛,問:
  『嗯,勳爵,我想到處看看,不知道方不方便?』
  『方便方便!』
  勳爵趕緊回答,然後朝一旁招手,說:
  『加斯塔!你過來!』
  等到自己的兒子走到面前,勳爵才對奧蘭比亞說:
  『驅魔師先生,這是我兒子,我叫他帶你到處看看,或者有需要,你可以要求他帶你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。』
  『謝謝。勳爵,請叫我奧蘭比亞就好。』
  他道聲謝,看向加斯塔,一抹笑掛在那張無與倫比的臉,很自然地伸出手。加斯塔雖然對此人充滿了疑慮,卻不忘禮數回握,也以此判斷──原來這個人年紀比自己大啊?
  因為視線對上了,加斯塔才發現這個驅魔師擁有一對非常澄澈的淺藍色眼睛,就像最頂級的海藍寶石。
  正當他發現自己竟然有點難以自那晶瑩的雙眼回到自我時,奧蘭比亞轉頭對哈德神父點一下頭,然後再對勳爵說:
  『那麼,就請大家在客廳稍候,我隨著公子到處看一看。』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

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